“愛德華”——愛麗絲在她的腦海里叫著我的名字,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很高興我有一個過時的名字。因為任何時候、任何人只要想到任何關于愛德華的事情,我的腦袋就會條件反射般的自動轉過去……這很讓人惱火。當然,現在我的腦袋並沒有轉過去,因為愛麗絲和我都很擅長私密交流,而且很少會讓別人注意到我們。我的視線繼續停留在牆壁的縫隙上。

我若無其事的聳聳肩。

那麼,賈斯帕的是……痛苦。我忍不住嘆息。

“你不會做任何事的”愛麗絲輕聲地安慰他,“我看得見的”。

(不過看來麥克並非對這個新來的女孩毫無感覺,相反他看她時眼楮發亮)杰西卡的想法慢慢接近卑鄙的邊緣,盡管她表面上對那個新來的轉校生熱情洋溢,並對她透露著她所了解的有關我家人的消息,表現出極大的友好。這個新來的一定會向她問起關于我們的一切,我心想。

“他打獵打得怎麼樣?”她問我。

第1章  初見

我感到無趣的轉過頭來,但立刻我意識到她不是剛才在腦海中提到我名字的那個人。當然,她已經對庫倫家族產生了興趣。我听到了那個叫我名字人的想法在繼續。

她松了一口氣,“如果情況變得很糟糕,一定要讓我知道。”

“只把她當做一個陌生的人的話,將不會對你有什麼幫助的”愛麗絲用她音樂般動听的聲音飛快的說道,對于任何人類而言,即使坐得再近,也不會听清她在說什麼。

羅莎莉——和往常一樣,她正在想著她自己。她從別人的眼光里瞥見她自己,她開始考慮自己的外貌是多麼完美。羅莎莉的思緒就像一汪淺水,淺顯得沒有任何讓人驚喜之處。

我踢了一下他的凳子。他踫上了我的目光,低下頭.我听到他內心的羞愧和掙扎。

“謝謝幫忙”。

“愛德華”——愛麗絲在她的腦海里叫著我的名字,立刻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很高興我有一個過時的名字。因為任何時候、任何人只要想到任何關于愛德華的事情,我的腦袋就會條件反射般的自動轉過去……這很讓人惱火。當然,現在我的腦袋並沒有轉過去,因為愛麗絲和我都很擅長私密交流,而且很少會讓別人注意到我們。我的視線繼續停留在牆壁的縫隙上。

我什麼也沒有听到,盡管我已經近距離地听到了杰西卡自己那些漫不經心的內心獨白。就好象沒人坐在她旁邊一樣。太罕見了,那個女孩離開了?看起來不大像,因為杰西卡還在喋喋不休,我又檢查了一遍,感到失去了平衡。檢查我那“超常”的听力可以帶給我的信息——這是我以前根本沒有做過的事情。

我若無其事的聳聳肩。

我什麼也沒有听到,盡管我已經近距離地听到了杰西卡自己那些漫不經心的內心獨白。就好象沒人坐在她旁邊一樣。太罕見了,那個女孩離開了?看起來不大像,因為杰西卡還在喋喋不休,我又檢查了一遍,感到失去了平衡。檢查我那“超常”的听力可以帶給我的信息——這是我以前根本沒有做過的事情。

本能的反應,我朝傳來叫我名字的聲音方向望去。當然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叫”,而只是在腦海中想到我的名字。 我的目光鎖定在一個帶有一雙巧克力色大眼楮的、蒼白色的心形的面孔上,盡管在此之前我沒有親眼看到過她,但在別人的腦海中,我早已熟知了這幅面孔——一個新來的轉校生——伊莎貝拉?斯旺。鎮上斯旺警長的女兒。因為一些原因而搬到這里,“貝拉”她不厭其煩的糾正每一個叫她全名的同學。

我很慶幸我不用大聲的回答她。我能說什麼呢?“不客氣”?很難這樣說。我不喜歡去听賈斯帕的掙扎。真的有必要像這樣做實驗嗎?

我慢慢地把頭轉向左邊,好象正在看著牆上的磚頭,嘆氣,然後再轉向右邊,回到天花板的裂縫上面。只有愛麗絲知道我是在搖頭。